‘万物简史’ 分类下的所有文章
2010八月18

M8返厂维修进展……

代理商一起返厂的有三台M8,其他两台都已修好返回,我的还没有!可恶啊!

魅族M8的质量确实不敢恭维,只巴不得在一年保修期内早些坏掉,这样能少出些费用。连接电脑找不到Disk和偶发性自动关机怎么会是中央处理器的问题呢?300¥过保维修费,都可以买个新手机了。

09年3月17日买的魅族M8,09年10月9公测机换的SE,现在SE还没用到一年,出问题是在10年4月,8月份返厂,保修期是按3月17算,所以就算我四月份当时返厂也是过保的。这样来说SE才用了半年多就出问题了,性价比高原来是使用劣质零件?

囧 我常对别人说是RPWT  现在轮到别人说我了……

M9,我还敢等吗?……

2010八月15

恶搞:IT工程师们的心声

科技产业工程师们目前最深的恐惧与渴望是什么?以下是EETimes资深编辑Bolaji Ojo不小心”偷听”到的一些工程师心声,他们有的来自苹果(Apple)、AMD、英特尔(Intel)等知名业界大厂,也有未具名的中生代工程师、以及刚毕业想当工程师的新鲜人。

Apple工程师:会不会有人去迪斯尼乐园度假的时候,不小心把 iPhone 5 忘在某个地方啊?会吗?

Intel工程师:我帮Intel打败了AMD,但我还有力气对付ARM吗?

AMD工程师:跟阿布扎比ATIC的晶圆代工联盟实在让人有点不安,我愿意为公司做任何事,但我真的得去学阿拉伯文吗?

微软(Microsoft)工程师:我该老实告诉人事我比较想要Apple股票(而不是微软股票)选择权吗?

诺基亚(Nokia)工程师:如果不能给我 iPhone ,可以要一支Droid X当耶诞礼物吗?

Rambus工程师:耶!我们打赢了向ITC控告Nvidia侵权的官司…但再告诉我一次刚大老板说这有什么意义来着?

富士康(Foxconn)工程师:Apple是个好客户,我很爱他们家,但我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来守护iPhone 17原型机吗?

摩托罗拉(Motorola)工程师:
Droid X是款热卖产品,但我能告诉公司我们不需要再休息五年吗?

某中生代工程师:
我想要一间高阶主管办公室,但一定得去中国的成都吗?

某个想当工程师的新鲜人:
如果告诉面试官我不渴望有天能拥有自己的高阶主管办公室,只要给我一个小方格座位、而且五年内绝不会被炒鱿鱼就好,这样可以吗?

原文:eettaiwan.com

2010八月15

铁血网:80后宅男创业经

原题:“宅男”的军品商业经
  

         铁血是一家名副其实的“80后公司”—除了创始人84年的蒋磊,铁血网总监级以上的5个高管,全部都是80后,而在全公司90多名员工里,80后员工超过了90%。年轻不代表稚嫩,在军品这个相对冷门的B2C领域,他们同样做得风生水起,网站年营业收入已经近亿。

  南都周刊特约记者_张天阔
  蒋磊(中)和他的80后核心管理团队。
 
  跟李想、茅侃侃、再早些的李燃这些个性张扬的80后创业新星相比,1984年出生的蒋磊看起来一点也不拉风,娃娃脸,爱笑,穿大学男生最常穿的翻领T恤,用蒋磊的话说,自己“比较宅,非常宅”。
 
  2001年,在清华大学读材料学专业的“宅男”蒋磊开始创办军事阅读网站铁血网自娱自乐,3年后,铁血网获得100多万的投资,流量最高时在全球排到了500多名。2008年开始,依靠军事阅读起家的铁血网开始涉足军品B2C领域,眼下,铁血网酝酿两年,以军事为题材的网页游戏也即将发布。
 
  “我们现在是一个快速增长阶段。”蒋磊告诉记者,目前年营业收入已经近亿的铁血网仍保持着每年200%以上的增速。
 
  “成长的代价”
 
  当20岁大学毕业,同学们还在身揣简历,四处求职时,蒋磊手上就拥有了一家访问量不小的网站,一批优秀军事文学作者和一群铁杆军事迷网友。
 
  从利用搜狐、新浪提供的免费空间建站、挨个打电话联系军事题材的网络写手起家,三年下来,铁血网在军事阅读领域形成了品牌,广告收入也从无到有。小打小闹三年后还获得了一笔100多万的投资。对于蒋磊这样初出茅庐的创业者而言,铁血网也算是拥有一个不错的起点。
 
  不过现在回头看,蒋磊却说就是拥有了这些不错的资源,才让铁血网犯了不少错误。“当时的投资人是铁血网的网友,他是从兴趣出发,直接投资控股,所以对后来的经营思路影响很大,加上我和几个合伙人当时的管理能力实在有限,没办法把流量有效地转化为收入,所以铁血网一直在亏损。”一直到2007年,蒋磊才咬牙凑钱,把控股权从投资人处购回。
 
  对资本价值的不熟悉,给蒋磊上了沉重的一课。而相比之下,另一课则更为沉重。铁血网依靠做读书起家,2003年时铁血网几乎垄断了互联网的军事读书,很多作者都把作品放在铁血网,并在这里更新,铁血网也会购买一些书的数字版权。
 
  2003年前后,国内线上阅读网站的布局,一线是幻剑书盟、魔幻天空、榕树下,二线是天一文学、起点、铁血等网站,当时大家都实行内容免费。2003年后,起点和几家网站开始尝试收费,当时在读者中形成了很大的反弹,“网上都在骂”,这让本有意跟风的铁血网犯了难。
 
  “反对意见太大了,网站经营者有压力,作者也有顾虑。”蒋磊说。当时铁血网的主要管理团队大部分都是网友,即“斑竹”,网站决策过程很民主,也就是所谓的投票决定,“商量着来”,网友反对收费的立场让铁血网最终放弃了收费的念头。这一决策,直接导致了铁血之后几年的经营困难——太晚收费,致使优秀作者流失,并直接使原本忠实的读者转移阵地,铁血网手中的优质资源越来越少,原本近乎垄断的也付诸东流。
 
  到2005年铁血网开始收费时,更早顶住压力收费决策的起点已经基本上垄断了网上的小说阅读业务。回忆起这次失误,蒋磊至今仍非常后悔,“不该人云亦云”。
 
  在蒋磊看来,创业初期,自己和管理团队受到了太多的影响甚至干扰,摆脱它们的过程非常痛苦,但是,这与“年龄”并没有直接关系。“换现在也是一样的,必须要经历过。”蒋磊说这是“成长的代价”。
 
  冷门电子商务
 
  一步晚,步步晚,收费阅读并未让铁血网的运营起色。不过,此时迅猛发展的电子商务让蒋磊看到了新的成长空间。
 
  与赖以起家的在线读书业务相比,电子商务无疑有着更大的市场潜力和增长空间。当时国内的几个电子商务的代表,淘宝、京东或卓越,都做得风生水起,不过他们涉足的都是热门的产品领域,C2C的淘宝自然是大而全的代表,B2C的京东和卓越虽然领域稍窄,但也有3C等热门产品。
 
  此时,蒋磊在想,如果能将与铁血网现有用户群关联度最高的军品B2C引入铁血网,把铁血网的人气和流量转换为实在收入,可能是个新的突破口。军品虽是个相对冷门的领域,如果能将这块啃下,依托网站的人气和流量,也是一块硕大的市场。最重要的一点,军品这块淘宝等巨头尚没有专心顾及。
 
  其实,蒋磊这个从社区向电子商务延伸的构想,也是不少垂直社区先觉者们开始尝试的路径,比如篮球社区虎扑网就建立了B2C网站“卡路里”,销售运动装备。
 
  简单而论,低成本起家的社区往往具有较强的聚集人气和黏住用户的能力,但盈利方式较为单一,主要收入往往来自广告,容易“叫好不叫座”;而相对的,电子商务虽然容易获得现金流,但创业门槛越来越高,激烈的竞争使得相关企业不仅要在消费者看不见的后台大量投入,在营销上,B2C网站往往更需要砸下大笔的营销费用,建立网站与所售品类之间的联想,从而为此后的销售带来稳定的流量。
 
  关于社区做电子商务,启明创投合伙人童士豪曾撰文专门提了两个建议:一是“越特别的行业越容易将电子商务和社区融合做成功”, 二是“社区做电子商务,最好用合作的方式。”计划转型的铁血网确实符合上述两点:铁血网选择进入的军品行业,不仅与网站业务高度吻合,而且属于较为小众的“特别”市场;为了迅速建立起运营B2C所需的能力组合,蒋磊当时也决定,铁血网的B2C要以合作的方式起步。
 
  蒋磊最初的计划很简单:联合一些相对成熟的线下商家,让他们在铁血网上开设自己的网店进行销售,铁血网提供流量,并从销售中抽成。不过这个想法很快遇到了瓶颈,在2007年,淘宝等购物网站上的军品销售渐渐铺开,由于生意受到网络的冲击,规模较大的线下军品商家对电子商务的态度大多排斥,而规模较小的线下商家的产品品质又难以保证。几个月下来,铁血网都没能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
 
  “这个行业真正重视网络渠道的都是新近入者,老资格、有优势的,相对都很排斥。”蒋磊说。认识到这一点,铁血将“招商”的计划调整为“自营”,开始争取国外的军品品牌厂商的代理权,第一件商品—M65野战风衣一上线,就被国内的军品迷抢购一空,对其生产商—美国阿尔法公司来说,铁血网一年的销售额,相当于此前其在中国销售额的三倍。就这样,从一个月几万元的销售额做起,目前,铁血网的B2C业务已经占到了总收入的50%。
 
  铁血网的B2C网站铁血军品行(现更名唯铁血君品行)自2007年成立来,不到3年已发展为全国最大的在线军品商城,并拥有网络商城和实体店铺两种形态,代理国内外品牌超过20个,是美国阿尔法(ALPHA INDUSTRIES)服装中国大陆最大经销商及瑞士Traser H3军表中国大陆区总代理。
 
  2007年-2009年来,其军品销售额分别为80万元、600万元、2600万元,今年的目标则是5200万元。
 
  70后更稳当,80后更大胆
 
  与此前处理和网络写手与网友的关系不同,对于“很宅”的蒋磊来说,B2C的业务意味着要更多的寻求外部合作,此时“年龄是个大问题”。在寻找外部合作伙伴,特别是与传统行业打交道时,蒋磊常常不自己出面,而是找一个面相更老成,看上去更商业的人去沟通。
 
  “以我这样的年龄和面相,太容易导致不信任感了,要先把这个门槛迈过去,等他们知道了我的年纪,我们已经可以用销售数据说话了。”蒋磊说。
 
  当年29岁的李浩中坐在咖啡馆儿,略带紧张地等待着赶来面试的老板时,他完全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个娃娃脸的小男生,“直率,非常爱笑,目测大概是84年左右的”。
 
  如今,李浩中已是铁血网电子商务业务的负责人,79年生人的李浩中对于自己前后两个群体的差异,尤为感慨:“比我大的70后,做事更稳当,他们创建的企业管理上更规章制度化,相比之下,80后则更开放、大胆。”
 
  李浩中所说的大胆,在蒋磊身上的体现是“想到什么,会马上去做”。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在铁血网决定自营军品时,蒋磊认为可以做,为了消除属下的顾虑,就自己出钱直接从阿尔法公司批了11件自己看好的M65野战风衣回来,挂在网上卖。
 
  11件,这是厂商当时规定的最小订货单。眼下,M65野战风衣的年销售额已经多年保持在三四百万元的水平,蒋磊当时的率性决定,直接打开了铁血网在线销售的口子。
 
  “如果是70后在做这件事情,准备过程会很长,会准备的很充分,却容易因此错过很多机会。”李浩中说。作为职业经理人,自身就很年轻的李浩中开始有意识地调节自己的工作状态,在他看来,如果在以前的公司,自己会选择成为发动机的角色,而在这里,创新和想法并不缺少,自己应该有意识的承担“缓冲”的责任—更关注风险,更在意细节。
 
  除了拥有一位“80后创业者”,如今的铁血网俨然已成为了一家名副其实的“80后公司”—除了蒋磊,铁血网总监级以上的5个高管,全部都是80后,而在全公司90多名员工里,80后员工超过了90%,少数30岁以上的员工大多在财务、行政等岗位。
 
  团队年轻,也让蒋磊遇到了一个问题:“这两年,我们公司请婚假的人太多了,估计请产假的人马上也要多了。”
 
  身处北京,周围从来不缺少创业者正式或非正式的交流场合,但参加过几次创业者聚会的蒋磊,还是选择了淡出“创业圈”。
 
  蒋磊的解释是,一来,自己“情商不算高,比较宅,喜欢蹲在家里看电脑,不是外向推销型的性格”;二来圈子里“能够讨论的东西比较少”。
 
  会有“能讨论的东西比较少”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在蒋磊接触的创业圈里,成员仍然是70后较多,80后较少。而与70后主要关心的子女教育、移民问题不同,80后的关注点则是买房、交友。所以,虽顶着“创业者”的光环,眼下,蒋磊自己的圈子还是同事和同学为主。
 
  不久前,这位年轻的CEO刚在一次相亲中认识了自己现在的女朋友,蒋磊很享受自己目前的状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能够获得回报,过上独立的生活,偶尔,他会在心中谋划一下,等到规模更大了,就从管理中脱身,回学校继续搞材料研究。
 
  “我只是挺享受工作和生活交融的状态。”蒋磊说。
2010八月14

黑莓被禁原因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14日凌晨消息,国外媒体今天发表文章,对黑莓手机近期遭多国政府禁止事件的问答进行了汇总,全文如下:

  问:黑莓被禁事件牵涉哪些国家?

  答:印度、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均威胁禁用各自国内的黑莓服务。黎巴嫩和印度尼西亚表示正在考虑类似的措施,但没有具体计划。

  问:受影响的黑莓服务有哪些?

  答:总的来说,这些国家政府针对的均为黑莓企业邮件服务和黑莓Messenger服务。电话、普通短信和黑莓个人版等未被黑莓加密的服务不受影响。

  问:为什么只针对黑莓?

  答:简单来说,黑莓企业版服务加密技术先进,政府部门无法监控。企业邮件和信息在传输过程中被加密,即使是制造商RIM也没有解密这些信息的钥匙。黑莓的加密系统初衷是为企业和政府提供安全保密的服务,但是很多国家担忧这可能会被非法组织利用。

  问:什么是加密?

  答:加密就是将信息“上锁”的过程,目的是只允许意图接收方一人使用密钥读取信息。加密在互联网上应用广泛。没有加密,在线银行和购物或任何敏感通信都将不可能实现。

  问:RIM能做什么来应对?

  答:RIM能做的不多。黑莓在企业领域以坚实的安全著称,如果允许政府读取黑莓企业服务中的邮件,黑莓必须重建整个系统,并停止加密信息。黑莓的用户会因此转投其他仍能提供邮件安全的系统。

  有些国家如阿联酋则提出,如果黑莓将企业服务器转移至阿联酋,政府就会减少对黑莓手机的限制。因为这样国内的邮件就不必传输至国外,政府也不必担心国内的邮件被外国政府监控。

  问:现在的政府完全无法读取黑莓的邮件吗?

  答:某些情况下可以,但是审批过程漫长且复杂。黑莓电子邮件均以加密的形式保存在位于国外的黑莓企业服务器上,如果通过法律程序申请查看信息将耗费监管部门相当长的时间。RIM一直在强调这一点,称各国政府其实不必降低企业安全要求就可以确保国家安全。

  问:如果黑莓服务被禁止,用户怎么办?

  答:如果用户必须使用安全通信,他们有很多选择。商务用户可以通过笔记本电脑使用安全的企业邮件,或者使用iPhone或Windows Mobile等智能手机。普通人可以使用加密过的Gmail,或专门的邮件加密程序。

  然而,Gmail和Skype如今也被印度政府盯上,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因为提供加密服务被调查的服务。这意味着,互联网通信安全也将面临威胁。(张和)

2010八月8

用电源插座就可上网

新闻来源:腾讯科技
福州市部分住宅小区的千余户居民近日陆续用上了 “四网合一”的 “电力猫”, 通过家中电源插座可上网。这标志着福建省“四网合一”家庭应用试点启动。据介绍,这种电力线宽带(BPL)调制解调器俗称“电力猫”,将它插入220伏特普通电源插座,立即就可以用电脑直接上网浏览网页、玩游戏、语音视频聊天,观看高清数字电视,既不用拨号,也不需要复杂的设置。

电力线通信技术是利用现有电力线作为信息传输的媒介,通过载波方式传输模拟或数字信号。它可直接利用电力线,无须重新布线,组网简单快捷、成本较低廉,应用范围广,同时保障信息安全。

福建省电力科学研究院首席工程师王东方表示,目前我国关于电脑、电话、电视网络的“三网合一”尚在探索,加入电力线的“四网合一”还需政策的进一步支持。待今后技术发展成熟,福建省的所有居民小区都有望实现互联网、电视、电话以及电力线传输一体的“四网合一”。

2010八月7

M8返厂了……

半年前M8的DISK插到电脑里没反映,试过魅族论坛和网上各种方法都没有法子解决,手机里DISK很正常,怀疑是USB接口的问题,不过充电正常啊……

正好超级群里(魅族M8|M9超级群:21658800)本地一位MY也要返厂,就一道返了,……

也度过差不多20天“暗无天日”的日子了,没有M8没法子玩围脖了,还挺寂寞。

最囧的事情是请MY吃饭,刷卡的时候想不起密码了,而身上的钱又不够,我发誓不是故意的。。。

幸好最后想起来了,差点丢死人。。。

2010八月6

腾讯要做手机!?

业内传言,有消息称腾讯内部员工像某IT网站内IT频道编辑透露,腾讯将推出自有品牌手机,或将采用MeeGo操作系统。

据传,腾讯于去年就已经有了这项计划,只是到今年才开始实行而已。而笔者之前在腾讯Beta版的微博中也层看见有人说过此事,也就是腾讯将推自有品牌手机,但之后此消息则被成功“和谐”掉。

而与此事相对应的则是在本年度的4月13日,英特尔与腾讯在北京举办的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上宣布签订合作意向书,共同致力于发展MeeGo的联合创新。腾讯公司联席CTO熊明华在签约现场表示,MeeGo是最佳的开发平台选择。7月22日,“英特尔凌动与MeeGo创新中心”在深圳市福田区正式落成,该中心将投入3000名嵌入式工程师,推动基于凌动/MeeGo平台的终端、应用和服务发展。有分析人士认为,英特尔选择腾讯作为合作伙伴对于MeeGo在华的推广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有消息称腾讯已与联发科签署合作协议,进军MTK山寨机中间件市场。该人士(泄露腾讯秘密的人)则表示,腾讯将采用两条腿走路的策略。“MTK中间件市场是为了抢占山寨机市场,真正目标是防止斯凯发展‘冒泡社区’可能对腾讯业务产生的冲击。而MeeGo平台手机主打中高端市场。”据了解,斯凯是目前国内最为主要的MTK中间件解决方案服务商,目前,国内超过70%的山寨手机采用其解决方案。其目前主力发展的“冒泡社区”是一款基于山寨手机的社区平台,该人士认为,“冒泡社区”的崛起或对腾讯手机社区及娱乐业务产生冲击。

2010七月29

程序员,一群傻X在那里加班

搞C的看不起搞C++的,搞C++的看不起搞java的,搞java的看不起高.net的,搞.net的看不起搞js的,搞js的看不起搞html的,搞html的看不起搞美工的。最后美工周末去泡mm的时候,一群傻X在那里加班……

2010七月26

云计算的远大理想

2010七月24

腾讯:你到底是搅局者 还是猎食者 抑或是终结者!

“**的”腾讯 你到底是搅局者  还是猎食者  抑或是终结者!(计算机世界 第28期)

“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美团网CEO王兴的语气中难掩郁闷。

7月9日,腾讯QQ团购网上线,这让王兴如闻惊雷,也如坐针毡。从2003年回国到现在,王兴先后创办了校内、海内、饭否和美团4个网站,而美团网被他视为“最靠谱”的一次创业。3月初上线的美团网是国内第一家团购网站,创立仅仅4个月,美团网已经能够盈亏平衡。
就在这时候,一直悄无声息的腾讯杀了进来,这让王兴完全猝不及防,也让处于草创时期的数百家团购网站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也不知道,这一次,这个“企鹅仔”将是搅局者、掠食者,还是终结者。

 
一直在模仿 从来不创新
 

王兴应该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因为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总是在一开始就亦步亦趋地跟随、然后细致地模仿,然后决绝地超越。比如当初的游戏。

“从QQ游戏平台上线那天起,联众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多年以后,在北京知春路的一家咖啡馆,联众创始人鲍岳桥谈起当年腾讯对联众的围剿和逼迫,仍然耿耿于怀。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他连续抽了两包烟。

联众是中国最早做游戏平台的公司,一度占有在线棋牌游戏市场85%以上的市场份额,在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亏损缠身的时候,联众是最早实现赢利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一时风光无两。

2003年8月,腾讯QQ游戏第一个公开测试版本正式发布。鲍岳桥发现,从平台到游戏设计,QQ游戏完全是联众游戏的翻版。愤怒之余,“感到危险很大”的鲍岳桥首先想到的是“主动低头”寻求合作,于是他赶赴深圳,约见马化腾和时任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的曾李青,但是遭到了腾讯方面的拒绝。
“现在想来,那时候是太天真了。”鲍岳桥说,“与大型网游不同,棋牌类游戏规则固定,没有技术门槛,玩家又与QQ用户高度重合,腾讯很容易模仿。”

2004年9月,QQ游戏平台将联众赶下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而在此之后,联众的业绩一路下滑,出售、转型,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联众在中国网络游戏市场份额已不足1%。

腾讯则扶摇直上,在今年一季度,QQ游戏同时在线人数达到了680万。而更重要的是,依托QQ游戏平台,腾讯终于在2009年第二季度超越盛大,坐上了中国网络游戏领域的头把交椅。

对鲍岳桥来说,腾讯就是自己的终结者。2006年底,鲍岳桥离开了江河日下的联众,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他告诉记者,现在他做投资的原则之一就是:只做腾讯不会做、不能做的项目。所以三年来,他绝对不碰游戏,已经投资的医疗器械和数据存储项目都跟腾讯毫无关联。

而这个终结者又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站长之王”蔡文胜的4399小游戏平台。
“说不担心QQ竞争那是骗人的。”蔡文胜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的忧虑,直接原因就是今年7月初,腾讯旗下小游戏平台3366.com上线公测。

据记者调查,去年蔡文胜买下的4399小游戏平台,通过广告联盟和联合运营网页游戏,月营收已达3000~5000万元,正在筹备国内A股上市。而腾讯刚刚上线的3366,在游戏种类和网站设计上与4399几无二致。

而且这只“企鹅仔”似乎更加来势汹汹。从7月1日开始,不断有网友看到QQ弹窗对这一游戏平台的推广信息,而截止记者发稿时,3366.com同时在线人数已突破10万。
只要是一个领域前景看好,腾讯就肯定会伺机充当掠食者。除了王兴和蔡文胜,腾讯最近还“默默地”动了另外一个人的奶酪,他就是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

5月31日,杀毒领域两大巨头360与金山的一场口水战激战正酣,腾讯的QQ医生3.3升级版却悄然上线。很快人们就发现,这款原本只是用来查杀QQ盗号木马的防护软件,已经了包含云查杀木马、系统漏洞修补、实时防护、清理插件等多项安全防护功能,甚至还搭载了免费半年的诺顿杀毒。

此前,周鸿祎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对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产品上的功力赞不绝口,同时还声称,腾讯绝不会成为360的竞争对手,因为“腾讯是一个娱乐公司,在安全方面,应该由一个很专业的公司更专注地去解决问题”。
很显然,马化腾毫不客气地给了周鸿祎当头一棒。

在腾讯还没有出手的互联网领域,小企鹅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们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比如暴风影音CEO冯鑫。自从2008年9月腾讯发布了本地播放软件QQ影音首个Beta版本,冯鑫恐怕就没睡过一天好觉。因为这款无广告、无插件播放软件,让暴风影音的盈利模式变得岌岌可危。

而在各大视频网站因为版权打得不可开交,频频对簿公堂之时,同样有一种声音在业内流传:无论你们现在打得多欢实,等市场培育得差不多了,就该轮到腾讯来收场了。事实确实如此,QQLive的平台早就搭好了,拼版权,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谁敢说自己比腾讯更有钱?

这就是腾讯,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一家全球罕见的互联网全业务公司,即时通讯、门户、游戏、电子商务、搜索等等无所不做。它总是默默地布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的背后;它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来搅局,让同业者心神不定。而一旦时机成熟,它就会毫不留情地划走自己的那块蛋糕,有时它甚至会成为终结者,霸占整个市场。

“某网站贪得无厌,没有它不染指的领域,没有它不想做的产品,这样下去物极必反,与全网为敌,必将死无葬身之地。”6月29日,新浪网总编陈彤以“老沉”为名发布了一则微博,言辞之激烈,让人震惊。这条微博迅速被转发了500多次,无数的人力挺“老沉”。

谈起此事,一位互联网创业者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