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简史’ 分类下的所有文章
2011五月1

合肥Mbox电影院 去领免费电影票~

二月份参与新浪微博 合肥@Mbox电影院 转发活动,中奖了,每个月可以领一张电影票~:)

今天五一,去领六月份电影票了~~哇哈哈

2011三月4

微博里的社会心理学

名人

名人在微博里粉丝众多,容易产生自己跟随者众多的错觉,不自觉地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其实很多粉丝是看热闹,不是跟随者。因此名人在微博里要格外警惕,一旦和别人口角,都会被当成闹剧的主角而被长期围观。美国前总统丹奎尔曾因口误被媒体抓住,以后媒体天天盯着他,专抓他的口误。

朋友

微博使很多人成了朋友,似乎拓展了交际面,其实只是因为准实名使我们看到的人更多、找人更方便。两人在微博上能否成为朋友遵循的还是现实世界的法则:一、社会阶层相当的人容易相互认识,甚至可以跨领域;二、相同兴趣、社会阶层相近的人可以相互认识;三、有能力的人会被伯乐接受。

信用

微博其实有信用,不论在微博里说什么,即使没加V,只要不是马甲,都会变成信用沉积下来。但在微博这样迅速形成的社会中,信用如能显形化,将会使社会更加迅速地趋于稳态(自然界的鹿角、雉尾都是信用显形化的例证)。信用效果明显的社会(守信有益、不守信吃亏)才会是稳定的社会。

时尚

微博的单向关系大大提高了信息扩散的速度,而准实名制保证了信息的信用,因而微博已经成为时尚信息的重要传播渠道。在这样的渠道里,你想要有多时尚是由你自己决定的:你可以很传统,主要靠好友传播获取信息;也可以把时尚信息的主要传播者加为好友,迅速触及时尚信息传播的中心。

传播

微博里的信息传播遵循和现实世界同样的法则:负面信息的传播速度和广度都超过正面信息。接触太多负面信息,我们的心情和看问题的态度都会产生负向偏移。因此,微博的重度用户容易对社会产生更加负面的认知。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重度用户增加信息源的丰富性,同时提升自己的信息素质。

过滤

在微博里做谁的粉丝是我们的自由,我们只会粉自己有兴趣的人,忽略自己没兴趣或不认同的人。这样,我们在微博里看到的是不完整的话题。因为人以类聚,这样的好处是:话题符合自己的兴趣(好友过滤);坏处是:滤掉了不同意见(群体偏见),也滤掉了自己没关注到的领域(一叶障目)。

交友

微博里一个键就能加名人的关注,天天能看到名人在那里聊天、打嘴架,下意识会觉得和他们很熟,如果附和两句还得到了名人的回应,更是觉得自己已经是名人的朋友了。这时如果要求名人办点事而名人不理自己,则容易对名人心生怨怼。其实名人是名人、自己是自己,离人近不代表是朋友!

认同

写微博者的心态会受到评论者的综合影响,支持者众多,写微博者的自我认同感会得到加强;但评论中的少数反对意见者也容易给写微博者造成受到微博整个群体反对的假象,因而降低其自我认同。持社会公认的主流意见的人容易获得认同,受到挑战时也容易有人代为还击,因此自我认同较高。

道德

道德的维系依靠的是人类中脑系统的尾核和壳核–人的成瘾性行为涉及的区域。当我们发现违返社会规则的行为未得到惩罚时会觉得不舒服,而一旦公正得以建立,我们都会产生类似使用兴奋剂的快感。当惩罚违规者不产生自身代价时,惩罚行为最易出现。因此社会网络中易引发大规模道德声讨。

视角

微博和我们的五官一样,是我们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和眼睛只能接收可见光却“看”不到真实物体一样,微博反映的并不是完全真实的世界,而是我们微博好友的主观意识和态度,即微博这个小社会的“集体无意识”。因此,我们透过微博了解的世界会比真实世界更简单,更多冲突,更不理性。

摘自:http://wangyuquan.blog.techweb.com.cn/archives/96.html

2011二月15

CDMA iPhone 4 烧号

谁知道怎么烧号啊?
别买回来当MP4用……

现在消息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电信有没有引进计划,或者什么套餐。
又怕烧号成功水货价格水涨船高。。。

2010十二月26

Win7 优化软件Advanced SystemCare注册码

用户名:giveawayyzjbjw
注册码:746F-746F-F0FF-2227

2010十一月15

WM6.1 手机采购订单及GPS定位系统开发完成

某集团移动数据采集系统(采购、质检)开发告一段落,主要功能有客户拜访、收发货、质检单等数据上报,和ERP系统的接口,工作汇报等功能,有后台自动运行的每小时上传一次的GPS定位功能。

采购员可能到达全国各地,许多地方没有电脑上网条件,用移动终端智能手机系统能很好的解决此问题。

目前软件已在使用,不过在使用过程中也发现一些问题,如由于移动网络信号的问题,会出现网络传输中断不能上传的情况,此时就需要有本地保存批量上传功能;GPS定位的问题很怪,几个采购员出去,到目前为止仅有一个人能定位到,同样的程序其他人却不能定位,很奇怪……

2010十月30

全民围观 因腾讯360之争而出的搞笑漫画

360和腾讯之间的纷争,现在已经引爆了整个网络,腾讯这边金山、傲游、百度、可牛,360这边酷狗、鲁大师、世界之窗,有史以来最大的客户端软件大战已经拉开了序幕。而大部分网络已经对这种各公司之间利益之争表现的相当淡定,看看热闹围围观成为很多网民的选择,收集整理了“好事者”根据它们这次口水战画的一些漫画,围观网友不妨图了乐:

可牛 金山 腾讯 百度 傲游五朵金花围剿360


五家公司都同360有不共戴天的世仇


五位同盟者是不是只是同床异梦呢?

360一以抵五 威猛!


漫画版联合声明


异形版都出来了……


都有网友做出这种搞笑的QQ表情了,哈哈,仔细看完很搞笑的


早期的漫画,倾向360,呵呵


早期的漫画,倾向腾讯的,呵呵

腾讯坚信打架要拉上帮手才有气势


这个监控能力比FBI还厉害啊

@rexlei3136

2010十月24

IT界那些虐恋情深

很多年前,奇虎360问:“如果有一天我和金山闹翻,你会不会帮我?”
当时腾讯并没有说话。奇虎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跟腾讯闹翻。
TA永远记得腾讯说出的那句话:“我爱谁是我的隐私,与你无关。”
奇虎笑了笑,却在心里想,那么就掀开所有的隐私吧,看你到底在扫描什么。

百度问腾讯:“你凭什么做搜索引擎?!”
腾讯当时打了个哈哈,说不止搜索引擎其实除了腾讯SOSO啊我还做了微博,小新TA也很生气呢。
腾讯和百度都把新浪叫小新,其实三个人里,百度比他们俩都小两岁,年轻所以气盛吧。
腾讯在心里惆怅的想,我做了这么多,到底为什么,却永远不能说。

网易终于回了趟母校,当年的旧宿舍现在更旧了,穿过空无一人的走道,他点了支烟,透过烟雾的缭绕看清门牌上的号码。
1998年的时候,四个新生住进这里。
两年后新浪去了美国上市,搜狐也去了,网易想起那时的腾讯,白净,斯文,头发睡得乱蓬蓬从上铺探出头,细声细气托他帮忙捎瓶开水。

04年的时候腾讯去香港上市,百度到罗湖口岸送他。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旁的话,直到最后腾讯快要入闸了,百度才说:“我放弃了绿卡。”
腾讯哦了一声,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
他不是没机会去美国上市,但偏选了香港,原本想,隔着整个太平洋,自己总会爱得少一些,他偏又回来了。

谷歌刚到香港的时候腾讯替他接风,到最后腾讯终于忍不住问:“你怎么不回硅谷?”
谷歌其实已经喝醉了,一双雏菊蓝色的眼睛没了焦点,大着舌头说不甚流利的中国话:“他说他最爱的城市是香港。”
腾讯心里颤了颤,谷歌还在絮絮的说酒话:“当不了他最爱的人,我就呆在他最爱的城市。”

当瑞星看到奇虎360终于跟腾讯翻脸的时候,几乎第一时间拿起电话,可是最终慢慢放下。
窗外是北京秋日的蓝天,像水晶一样清澈得不可思议。
他想起当年,自己公开宣布奇虎给用户装“后门”的时候,奇虎的眼神也像这天空一般。
“傻瓜!”他在心里冷笑,也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说奇虎。

搜狐终于忍不住问,你为什么非要做搜索引擎和SOSO问问?
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何必咄咄逼人就不放过百度?
腾讯一如往常漫不经心微笑,说你不会明白。当时搜狐只想搧腾讯一巴掌。
许多年后,当搜狐恨恨地COS新浪微博时,突然就明白过来,原来,爱一个人真的可以爱到盼他痛恨自己的地步。

腾讯站在窗前,意兴阑珊的俯瞰脚下如新笋般的楼宇。深圳的下午阳光永远这样明媚,在这个亚热带城市里,四季嬗递无痕,岁月光阴无声无息,一年又一年。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哪怕我把自己变成银行又怎么样?他连我的钱也不爱。

“从前我问过你,如果有天我不再爱你了,你会怎么样?你当时只是闲闲地掸了掸烟灰,伸出手揉着我的头发说我是傻瓜。”奇虎360喃喃的说:“其实还有句话我一直没有说:如果有天你不再爱我了,我绝不会容许我自己出现在任何有你的地方。”

“投票你看了吗?”电话那端的腾讯或许笑了笑,马上又咳嗽起来。网易觉得心里发紧,腾讯却慢条斯理的说:“又不是选班长,有什么好看的。”网易想起当年选班长,不知为什么自己竟然全票当选,后来才知道是腾讯捣的鬼。“选上班长要请客呀。”他仍记得腾讯的手,轻轻拍在自己肩头。

2010十月19

程序员:编程给你现实生活带来了哪些坏习惯

导读:似乎任何职业都会给从业人员带来这样那样的习惯。国外某网站上有位朋友(应该也是程序员)想了解其他程序员在投身堆码事业后有什么样的坏习惯。结果一呼百应,很多程序员纷纷自爆自己的坏习惯和糗人糗事。编程无国界,相信国内堆码界的朋友,也会有同感。

1. 编程已给我带来很多坏习惯,编程也每天在继续给我新增更多的坏习惯。当然有些习惯和编程无关了。下面这些习惯尽管我也很想改掉,但已根深蒂固。

在天地万物中,去发现多态、继承和模式;

用十六进制代码中的像素和颜色来解释某东西的大小;

在日常交谈中用代码相关的抽象术语。

2. 我现在认为256这个数字非常完美。但非程序员不明白这个,有时候让我措手不及。

编者评:1024呢?

3. 我在看纸质书时,我就非常沮丧。为什么我不能用Ctrl + F来找想看的东西呢?

编者评:我在看电视时,一到广告,我也非常沮丧。为什么我不能往后拖呢?

4. Q: Do you want tea OR coffee?

A: Yes

侍者:你喝茶还是咖啡?

客人:是

编者评:如果该服务生是个兼职打工的程序员,那就直接给你上茶和咖啡。因为,不管“上茶”还是“上咖啡”,都是满足“茶||咖啡”条件的。如果能多卖一样,何乐而不为呢?

5. 我Google一切。

编者评:忘了Google的地址怎么办?

6. 几年前,我去一家咖啡店吃午饭,柜台里边的MM问我吃哪种面包。我不假思索地说:“默认的。”

囧,她或许现在还在笑我……

编者评:如果该MM不懂编程,她应该不会发“酵”,只会发蒙。

7. 每天坐在屏幕面前,盯上10个小时,这样真的很难保持健康。如果你经常走神,编程可以帮你养成久坐的生活方式。

编者评:不仅程序员可以练久坐,站长也可以。

8. 在现实世界中,我真的很需要Ctrl + Z。

编者评:不仅你想要,我们也想要。除了不仅要这个,每次看到钱包的时候,都会想:“要说我能Ctrl+C和Ctlr+V多好啊!”。另外,某某说他的成功可以Ctrl + C,莫非他和我们同行?

9. 我是从零开始数数的,经常用“1”表示结束,而别人用“1”表示开始。

编者评:这个习惯的养成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多少次的越界,多少次的循环次数错误让俺们深刻体会:万物始于0。

10. 我喜欢“是/不是”类型的问题,我对那种既不是“是”,也不是“不是”的回答非常不爽。

比如:我问:“你不介意我换个台吧?” 别人答:“我正在和我妹妹IM聊天。”对我来说,这就好比:public bool canFlip( ) { return “I’m IMing my sister”; }

返回结果明显是个字符串,而不是布尔值。对别人来说,他们已明确告诉答案了;在我看来,他们的回答是“强制转换错误”。如果我再问那个问题,他们还有同样的回答话,那应该在catch语句块中抛出异常了。

编者评:有编译错误 -> public bool canFlip( ) { return “I’m IMing my sister”; }

11. 我教我们家小孩,三主色是:Red、Green和Blue。
12. 侍者:嗨,我叫克里斯蒂,我是你的Server/侍者!(server除表示“侍者”之外,还指“服务器”。)

我:嗨,我叫麦克,我是你的Client/客户端!(真实的故事)

编者评:不知道这个Server/侍者可以承受多少Client/客户的并发请求?

13. 我发现,有时候我明明说的非常精确,但某人(通常是我老婆)并不领会我的精确性,而是理解成类似的东西。这让我抓狂。比如,我在做菜的时候,我并没有说:“从冰箱里拿任何黄的东西,”我是说:“给我黄油。”但她递给我人造黄油。

编者评:同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造黄油”是“黄油”的子类哦!(Update:从中文字面意思上。)

14. 当我收到如下留言后:(去店里买个面包。如果他们有柴鸡蛋,买10个。)结果我买了10个面包回家。

编者评:因为店里有柴鸡蛋。严格来说,这是个脑筋急转弯。

15. 我想用正则表达式来搜寻现实对象。

编者评:如果能做到,不知你在中文世界能搜到什么?

16. 在平常打字中,句子都是分号结尾;

编者评:幸亏没有编程语言是用问号结尾?否则谁能看懂你的文章?

17. 我在家做任何家务事都非常有条理。比如,在使用任何产品之前,我会仔细阅读附带的说明书,即使是使用非常简单的烤面包机也不例外。如果我要挂相框,我会Google一下“如何挂相框”,确定我所知道的是正确的(或者在亚马逊上找本悬挂相框相关的书)。

在每做任何一件事之前,我都会准备一切必备的工具。在实际操作之前(这些操作可不能撤销的),我会做大量的测量和试验。但这让我老婆彻底发狂。

编者评:阅读手册绝对是好习惯;动手操作之前做准备工作,也不能算坏习惯。顶多算是类职业病。你老婆不该抓狂的。但你挂相框,还要去Google一下,这个有点让我抓狂。

18. 把一段话称为“字符串”。这让非程序员们非常不解 – 嘛是“字符串”?

编者评:我看到蜘蛛,便说它是爬虫。

19. 我发现我在写信的时候常常在侧边嵌套花括号,我老婆看到后以为我抽风了。收件人也应该差不多这样想。但这已经是习惯了。

编者评:收件人不会这样想,因为他们也习惯了

20. 缺觉,我现在习惯了。

编者评:大熊猫应该不再是濒危动物了!缺觉有害健康。另外,正在看本文的朋友,不管你是否是程序员,都应该检测一下自己的睡眠是否达标了。如何检测,请参考伯乐在线的《你的睡眠时间和睡眠质量达标了么?》一文。

21. 我喜欢优化每天的事情,尽可能多采用并行处理。比如,在启动电脑后,跑到厨房打开水壶、准备咖啡,然后跑回来输入密码登录系统;在打开火狐时,去倒开水冲咖啡,然后端着咖啡回来浏览新闻;另外,坐在马桶上刷牙,每天也能节省几分钟。

编者评:哥端的不是咖啡,是下巴!

本文来自:伯乐在线 – 职场博客,原文链接:http://www.jobbole.com/entry.php/270-程序员:编程给你现实生活带来了哪些坏习惯

2010九月4

网络社区会传染行为方式,并且越来越快

感谢78遭的投递
相较与病毒传播和新闻,人们的行为方式因紧密的网络相互影响而传播得越来越快。网络让人们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而不像传统方式那样有较多物理阻碍。也就是说,当你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玩自拍,你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别人开始玩微博,你又忍不住跟着玩了。

“有许多的理论可以解释信息传播与行为方式传播的不同“,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社会学家 Damon Centola 在9月3号在《科学》上发表的研究文章上如是说到:“表面上大家的行为模式都很相似,但其实是互相影响的原因所致”。

Damon Centola 还提到,这项研究对于人们设计在线社区以改变或者维持一种行为方式有着重要的意义。

为了完成这项实验,Damon Centola 创建了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健康社区,并且邀请其它健康社区的用户加入到该社区,让超过1500名的注册用户参与进来。他们以匿名的方式被分配到两个不同的网 络小组:一个小组成员间的网络联系比较随机且不那么紧密(左图),另外一个小组则通过特定的方式保持着紧密的网络联系(右图)。

这两个网络小组里都分配有同样数量的“健康种子成员(图中白色的点)”。小组成员不能与这些种子成员直接联系,但可以从网站上看到与这些种子成员有关的信 息(信息内容经过特别处理),并且收到与这些种子成员活动相关的电子邮件。由于没有给志愿者任何报酬,因此这些志愿者完全是对那些信息产生兴趣而自发参与 的。

经过数周的6次实验后, 两个小组的实验结果都表明:网络小组中的成员都受到了“健康种子成员”健康行为的影响。

@cnbeta

2010九月3

葡萄酒的家庭制作

1、破碎。酿酒葡萄要充分成熟葡萄采收后,剔除青果、病烂粒,洗净,在容器内捣碎,再拣出果柄。

2、发酵。将破碎的葡萄放在瓷缸或广口瓶内,装入前先将容器洗耳恭听刷干净,容器口部用纱布盖上。每天搅拌1—2次,在25—30℃,下经10—15天完成发酵。室温低于20℃时,发酵期延至20多天。有条件的可在发酵葡萄汁中每升加入1.5毫升亚硫酸,或山梨酸及山梨酸钾作防腐剂,并搅拌均匀。

3、加糖。供酿酒的葡萄含糖量达23度就可转化为13.5度的酒,如果葡萄含糖量低,则需加糖。通常100升葡萄汁中加1.7千克糖转化为1度酒。具体用糖量是:如葡萄含糖量是17度,每千克料可加入120克白糖,加糖果时应把糖直接放入葡萄汁内溶解。

4、装瓶。发酵好的酒,果皮下沉,酒汁澄清,用纱布过滤后装瓶密封,置于室内冷凉的地方。经1—2个月后倒瓶,倒瓶时用胶管将酒吸出。将瓶底沉淀物倒掉,来年春季如上法再倒1次。贮存酒的瓶口越小越好,瓶要装满。贮存在阴凉处,经过1年或更长时期的贮藏,酒味醉厚,饮用味美爽口。

ps:今天冒雨去摘大圩葡萄,囧。。。中午吃过饭炸鸡赢了20¥。嘿嘿~